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所以...

对,这个没穿胸衣的猥琐怪咖就是我本人没错。请叫我“蜜丝蜜丝”小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自由独立并懒懒闲的的designer & Illustrator & writer】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玄妙的梦  

2009-08-01 15:0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一个星期的梦。

       今天早上10点,我的闹钟叫醒了我,然后我又迷迷糊糊的睡了。

                                                                                        一

       我知道自己是醒来再睡的,本来是没有梦的。但是我却突然看见了远方有一片沙漠,我的朋友马晓君正在上面走着,有一个白色的小月光照着她,她牵着一匹白色的动物(羊或者不知名的东西),身后还有一只小螃蟹跟着。于是我跑了过去,问她,你要去哪里呀?

      她说,我正要去沙漠呢。

      我说,你别去了,你正在做梦呢。

      她说,我不是做梦,我是真的要去沙漠,我现在就去。

      我说,这就是梦,你在做梦呢,你别去了。

      后来我就看着她还有她身边的小动物连同那片月光在我眼前越走越远。直到一片黑暗。

                                                                                         二

      突然我就从一个地方出来了,和我的朋友啊态和啊WING(不清楚是不是他们,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总之我们三个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这个出口有很多车,我们都不清楚路,我却知道是我把他们牵扯进来的,所以我就自己走了出去,四处认路,他们跟着后面也周围看着。

      然后我就碰到了一个很少联系的阿姨,我们住在了她家里(那个家完全不同于现实中的她家)。

      她对我们好好,而且大家都很顺利成章的,仿佛我们住了进来,就是要定居不走的了。

      可是我的心里一直清楚的知道,我们现在陷进了一个梦里,走不出去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真实的生活,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个梦。

      然后就每天24小时地过了一天,两天。每天晚上睡前,我都在想,醒来我就回去了。

      可是每天醒来,还是这张床,这个房间,我还在我啊姨那里。我照着镜子刷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糟了,我们走不出去了。

      然后我就把我的朋友啊态拖到一边,悄悄地跟她说,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在做梦,现在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一个梦。

     她说,不是啊,没有做梦啊,是真的。

     我怎么说,她都不相信,我说,那好吧,我们出去找证据,我要给你证明这是个梦。

     那是第二天,我们在外面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什么,都无法证明什么。

                                                                                            三

     终于到了第三天醒来,我还在那里。于是我继续拖着啊态到外面跑。

     第三天这个证据终于出现了。

     我们走到了那个很多车的出口(就是当初我们进来这个地方的那个街口),在马路的另一边,我们看着三天前的啊WING和啊态,正在四处张望,正在认路。然后再向前几步,我们看见了三天前的我,一边走一边对他们说,喂,找不到路啊。

     我赶紧叫啊态用东西遮住自己,我说,我们千万不要撞到不同时空的自己,好大件事的。

     这个时候,我一直看着三天前的我,三天前的我也一直瞄过来,看着我。我于是拖着啊态快步离开,心想,难怪三天前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看见一个人那么像我,原来真的是我。

    我跟啊态说,现在你相信这是一个梦了吗?

    她说,我相信了。

    然后我们达成一致,要去寻找这个梦的出口。我清醒地意识到,假如我们找不到这个出口,我们就一直被困在里面,自以为是地过完一辈子,直到死去我才能醒来。甚者,醒不过来了。

                                                                                           四

    事情就在我们碰见了自己的那一天发生了变化。

    接下来的第四天,第五天,我们去楼下的早餐店吃东西,不停地碰到穿着不同衣服但是是同一个人的人进来吃东西,这些人有些是陆续来的,有些后来甚至都碰到了一起,然后互相奇怪地望着对方,最后来的人多了,那些不同时空的自己们甚至都纷争起来,激烈得几乎要打架了。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们真的要走了,这个时空已经开始变质了。再不走,就会有更严重的后果。可问题是,四天过去了,我们还没找到出口。

                                                                                            五

    第五天,我们还在外面寻找出口。突然我碰到了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那个男人把我拉到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跟我说:我是负责管理梦境轨道的管理员,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被困在了这里,回不去了吗?

    他说:每个人的梦就像是一条轨道,这些梦每天每个时刻都交集在一个时空里,但是互不干扰,就像列车的轨道,永远都不相碰。但是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你根本就不应该去碰马晓君的梦,她要去沙漠你就让她去啊,你为什么要告诉她这是个梦呢?结果你就从自己的梦跑出来了,跑进了她的轨道,交错了,互相碰撞结果碰出了一个新的空间出来,这个空间既不属于你,也不属于她,所以你就被困在这里,没法出去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得先从这个轨道里面跑出来,回到你自己的轨道上面去,然后你再醒来,回到现实世界。

     明天下午两点,我会安排一架巴士路过这里,你必须在那里等,截住它,让它载你回到你的轨道上去。不要迟到,不然车走了,你就用永远都留在这里,回不去也醒不过来了。

    你走的时候记得不要把这里的东西带走,也不要留下任何东西。

    我说,好。

                                                                                  六

    第六天了,我早上跟啊态有事情要做,一直忙到下午一点零八分。

    于是我叫啊态在这里等车,我飞奔回我啊姨的家里,把我包包里的啊姨家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放回去。我回去啊姨家的时候,看见里面多了很多不同的人,他们不大认识我(比如说这里是三年后的空间,这些多出来的人就是来自六年后的空间),我深深意识到,真的得赶紧离开了,这里已经变质了。

     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了啊姨有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的皮钱包,很好看,我心一动,就把它放进我的包包里,心想,如果这从头彻尾就是一个梦,这个钱包就是不存在的,我醒来了它就不在了;假如我醒来了它在我的包包里,那么就证明今天我做的不仅仅是个梦,是真的发生过。

   然后我飞奔下去等车,坐着车回去了。

                                                                            七

   回来的过程我忘记了。总之我就应该回到了自己的梦里,什么都没有,就四处黑黑的一片。感觉就是十多分钟的事情,我处于半清醒半睡眠的状态,接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哦,第一感觉,好累。

   第二感觉,这是真的吗?????

   第三件事情,我赶紧坐起来去翻我的包包,看看那个钱包在不在。

   没有。

   原来真的是个梦。

   哇,好累的梦啊。

   我看了看手机,一点零八分,我这个梦从10点做到一点零八分。

   啊...注意,是一点零八分,就是我在梦里看表,跑回啊姨家里放东西的那个钟数。

   三个小时。我清清醒醒地知道自己在梦里每天按24小时计算过了6天多的时间,每天都知道自己在一个梦里,每一天都想从这个梦里跑出来。

   然后我终于醒过来了,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那样真实又玄妙的感觉。

   如果那个时候我没坐上那个车,我是不是就真的醒不过来了呢?

   哈哈,好好玩哦。

 

  虽然看起来像在写小说,但是这绝对不是我捏造出来糊弄大家的,这真的就是我刚刚做的奇妙的梦。

  我就是一个经常做莫名其妙的梦的人,不过这是有史以来在莫名其妙中没有跳跃最有逻辑性最清醒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